press room

95亿美金和张旭豪的十年硝烟

发表日期:03 April 2018

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界的一声重磅冲击——95亿美金,这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规模的收购。无论是此前的传言还是官宣,又或是围绕新闻事实的众多解读,都让这个事件有了更多不止于字面的意义。

 

这桩刚刚发生的收购,对于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来说是既是收获又是遗憾。作为饿了么的B轮领投方,这无疑是一次非常卓越的退出。他非常庆幸能以早期投资人的身份,在很多关键节点上与团队共同作战——六年时间,经纬见证了饿了么作为市场先行者所经历的无数次大小战役。其间,张旭豪及饿了么所代表的先行者的探索及不屈的战斗意志,都让张颖印象极为深刻。外卖和本地生活是一个极为广阔的市场,今天的竞争对于消费者和处于战场上的玩家都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让张颖遗憾的是,退出来得太早。

 

回顾创业的十年,张旭豪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到他怎么看待自己的成就:“60%是时势,30%是自己和团队努力,10%是运气。”他也对经纬作为早期投资人所给予的关键帮助表示感谢,对本地生活服务的未来,张旭豪认为无论是传统的餐饮外卖,还是方兴未艾的新零售,目前的市场渗透率仍然非常低,需要长时间的推广和深耕;选择完全融入阿里生态,正是为了更好地沿着这条路继续前进。对阿里来说,这笔重磅收购的战略价值在于打造高品质、全品类的本地生活服务入口。

 

饿了么无疑是中国最受瞩目也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之一,这家公司是时代精神高度凝聚的符号:创业热潮、O2O风口、残酷竞争与补贴大战、巨头格局下的合纵连横、以及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与之相映成趣的是,学生时代就开始创业的张旭豪决然不是“典型创始人”的模样——他简单直接、嗓门大、性子急,亦没有一些职业经理人和连续创业者的圆滑与世故。

 

如同《枭雄张旭豪》中所言及的,如果创始人和公司不拥有这种强硬的性格,这家由毫无工作经验的大学生创办的上海公司,必定会在众多竞争对手的挤压下尸骨无存,像中国互联网领域里无数次上演过的故事一样。这一点成就了饿了么,又让饿了么所开启的全新市场及背后所代表的意义难以被定义和理解。

 

让张旭豪最初进入公众视野的,是2013年年末巨头的初次入场,点燃了外卖市场的第一次广泛意义上的战火。彼时,创业五年的张旭豪也曾有过对自己的怀疑,他去找张颖,张颖的回答是:“很好,巨头来了,说明你们已经在风口了。如果输了你不过是回到起点,这也是创业的常态。赢了你的估值就是增加一个零,再乘以两到三倍。”后来的故事被人所熟知。

 

很少有人意识到饿了么这一路有多么艰难,风口的迁徙也往往让人忘记了这家公司的卓越之处:十年间,这家公司经历了上百场战役,每一次都是与体量远远大于它的对手搏斗,一个城市对一个城市,一个餐厅对一个餐厅,竞争单元如同“巷战”,细微到以街计算;从最初的两人到现在的近两万员工规模,这家跨越了线上线下的公司,要在复杂的管理体系中,处理好高速增长,不同基因的融合,以及保持张旭豪始终引以为傲的“极客精神”……从百度到美团,饿了么所经历的对手和以下的数字,或者更适合让人去定义这个公司的披荆斩棘。

 

张旭豪在昨天发布的“致员工信”中回溯了一组数字,从10年前的交大宿舍创业到现在,饿了么聚集起2.6亿用户、200多万商家和300多万配送员,将外卖培养成中国人第三种常规就餐方式——而一开始,这只是一个大学生在宿舍里打游戏时偶然萌生的想法而已。

 

2008年,张旭豪在交大的研究生宿舍里萌生了创办一家解决外卖问题公司的想法。从创立之初,这就是一家面临激烈竞争的公司,彼时他们面对的是一家“注册资金有100万,有钱到可以开着小轿车见餐厅老板”的竞争对手;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张旭豪的起步仅仅是8辆电瓶车。初出茅庐的张旭豪面对的是大量的质疑,没有工作经验的他们究竟能不能把这件事做成?

 

商人世家出生的张旭豪,在那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尚待开启的中国,靠三招打开了市场:组建地推团队,他要求15人在30天内把上海20多所重点大学的宿舍楼都扫到,“没有发传单20遍以上,就不要说这栋楼做好了”;开发餐厅客户端Napos系统,餐厅通过Napos可以接单、修改菜单;固定收费,聚集了第一批与饿了么高度利益相关的商户。

 

也是Napos系统,让饿了么进入了时任经纬中国合伙人丛真的视野——一家不起眼的湖南菜馆,老板花很多时间使用一个类似SaaS的系统 ,通过这个平台老板可以很方便的接单和及时响应订单。随着更为深入的了解,经纬中国成为了饿了么的B轮领投方,占股近20%;又在之后持续加码三轮。

 

在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看来,“经纬中国投资的一条主线是新技术对传统经济形态的改造,饿了么即是如此解决了外卖问题,进而撬动了本地市场的在线化开端,这可以被认为是新零售的一种起点。而饿了么经过多年运营积累的庞大骑手团队,也将对阿里新零售数千亿布局中最为基础但极为关键的配送体系起着莫大的作用。”

 

“创业就是这个过程,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想到马上就要做”,正是这种精神让草莽出身的张旭豪成为了张旭豪。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外卖市场规模突破2000亿元大关,预计2018年将达到2430亿元——而在饿了么没有开始之前,线上外卖在市场占比中的数字可以被认为无限接近于“0”。业已成为巨头的公司,往往采用后发制人的跟进策略,以资金优势形成壁垒;而如张旭豪这样的创业者,其难得也举步维艰之处始于先发制人,永远跑在别人的前面。

 

当人们津津乐道于巨头的纵横捭阖之时,很少有人意识到张旭豪的开始,饿了么的开始,某种意义上是互联网与本地生活连接的一种全新开始,没有前路可以被借鉴。从外卖这个高频的需求切入,整合繁复的商家需求,开发管理系统;再到从轻量平台转向更重的自营配送,完成闭环;再到以外卖为起点,连接更为广阔的本地生活即时消费需求。

 

让张颖印象深刻的故事之一是战斗碗。这个片段,某种意义上可以被视作饿了么不屈意志的体现——彼时处于某个关键时刻的张旭豪在一家破烂的大排档和张颖夜宵,他们偶然发现了一个碗,上书“战斗”和“赢”。这个碗,在那个时候对张旭豪来说有着别样的意义,他认为那是一种隐隐的象征。尽管大排档的主人拒绝将碗卖给他,后来张旭豪还是想办法弄来了:一个给自己,另外两个寄给了张颖和蔡崇信(注: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

 

在战况正酣的时候,张旭豪也曾说过:“创业不是一门考试,你没上市有可能就是零分,如果你拿不到风投你就不及格,而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解决问题的生活方式,所以过程中你一定要充分地去享受,整个过程非常孤独。”

 

“不被理解”或者说“感到不被理解”也许往往正是创业者感到孤独的原因之一,有太多无法言说或难以言说的跌宕起伏或许只有在很久很久以后,才会以某种形式浮于水面——尽管如此,外界能看到的大多也只是水面上的冰山一角。臧否一时,在漫长的商业史上或许有借鉴意义。但实际上,商业史上最多的,也最有魅力的是——回首看得越远,你向前也会看得越远,市场没有终局, 重要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

邮箱

press@matrixpartner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