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资讯

徐传陞:最近5年的变化是除了95后,公司的博士与博士后也多了起来

发表日期:2021年4月19日

近日,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参加了由清科、投资界主办的“2021投资界百人论坛”,与清科创业创始人、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倪正东围绕《新十年,逐浪投资江湖》谈论了创投行业的新形势和新趋势。

  

在这次交流中,徐传陞谈到了最近一级市场的火热。总体来看,今年一季度的投资数额比去年多了50%,同比可以看出来现在很多的项目融资,在2000-5000万人民币早期投资这个范围非常密集。

  

经纬做了十几年的投资,一直在做前沿探索,比如企业服务、B2B与交易平台、在线教育、医疗、电动车产业链等,都是经纬早年深耕布局并于近年逐渐火热进入收获期的领域。与此同时,经纬也在加大新技术和硬科技领域的投资,生物医药、半导体、航天航空会是未来十年的大机会。

   

在本次对谈中,徐传陞分享了经纬的投资布局、理念,以及从all in移动互联网到转向新技术硬科技投资背后的方法论。

   

他在这次访谈中反复提及——“这个行业真的不是拼资金,而是拼认知。”在科技大变革时,最早看到机会的人才能最大地把握机会。身先士卒,自己扎进去,踩准变革趋势,与最优秀的创业者携手成长,引领未来的变化。与此同时,保持内心的定力,眼光放得更长远,终将站上时代的浪尖。以下,Enjoy:

   

 

1

倪正东:春节前后,你在忙什么?忙着退出还是忙着投资,在募投管退各方面最近是什么状况?

    

徐传陞:确实很忙,春节以来我们不是在去见创始人的路上,就是在去见投资人的路上。

  

总体来看,今年一季度的投资数额比去年多了50%,头部VC今年一季度的投资数量已经达到去年全年的一半。同比可以看出来,现在很多的项目融资,在2000-5000万人民币早期投资这个范围非常密集。

  

在充满动荡的2020年,我们仍然保持了以往的投资节奏,新投+已有项目再加码事件数量为179起。今年速度进一步加快,第一季度已经投出了87起投资。

  

所以我们整个投资团队都很拼命工作,有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都处于一种忙碌状态,很多项目投资推进的速度也非常快,到了相应的阶段经常需要我和张颖出面去聊。这半年里我见过最年轻的创业者是1995年4月出生的,这个创业者非常优秀,我也很庆幸他选择了我们,决定跟我们一起向前。

  

今年我们也启动了新的人民币基金募资,也都是好事情,但就是非常忙。纵观整体情况,今年的退出项目,预计一半在国内上市,一半在海外上市。尽管科创板这两个月开始有些收紧,但我们卡了一个好的节点,好几家企业已经过会正在准备挂牌,现在看起来问题不大。另外一批准备申报还没有递表,也在听取建议迅速调整。所以退出这方面还好,政策虽然有调整,但对我们的被投公司没有太大冲击。

  

 

2

倪正东:经纬投资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徐老师一转眼投了一堆医疗公司,抓住了这两年比较大的机会。最近一级市场火热,投资机构之间竞争与合作也非常多。机构之间竞争,拼的是什么?

    

徐传陞:经纬做了十几年的投资,我们也一直在布局前沿探索,前沿的投资是非常考验人的耐心的。现在看我们很早之前布局的赛道,都到了收获期,我们内部就笑称说要有“从边缘到主流的恒心”。

  

我们年轻的同事都知道我们有一个种树理论:如果你想正确地种树,收获果实,那么你应该怎么做?你只需要做你该做的事,拿起树苗、挖洞、种植、施肥、灌溉与驱虫,这些是你的职责。就是这样,然后该打住的时候打住,至于它长得快或慢,就不是你的工作了,这个部分你要学会放手,不要拔苗助长,要给它耐心。你和树的关系是,你做好你份内的工作,树的成长有它的本质。你有你等待的耐心。

  

我们做早期的,尤其在医疗、生物科技、航空航天、硬科技、材料等等诸多前沿的领域,心态很重要。我们要知道不变的是什么,我们也要能笃定地选好树苗,做我们该做的,帮忙不添乱。在这个方面,我个人觉得我们还是比较能懂这个领域的创业者需要什么的,我们的利益更多的时候是一致的。我们用耐心去做一个最懂他们的陪伴型投资人,对于这些周期不短、存在技术壁垒与风险的早期前沿领域来说,是很重要的。这些领域和我们投资的其他领域,诸如新消费、社交、平台还不太一样,后面存在一个快速爆发期,而前沿需要付出耐心。

  

我们现在投资团队有43个人,分成六个小组,每个组六、七人,每个组都由两个合伙人带领。领域划分得比较细,例如我自己会在医药、半导体材料组花时间,这两个领域非常有挑战,也都有非常多的优秀投资机构。

  

当经纬决定看一个领域的时候,首先去看这个赛道是否足够大;第二是看它值不值得我们花更多的时间。我们从移动互联网的早期布局,然后是交易平台,到2012年我们第一个SaaS投资,2013年互联网教育,2015年数字+医疗,2017年电动车产业链等等。

  

经纬一直极致专注、凶悍地去看A轮和早中期的机会,从这一点看,与看后期的机构竞争不太多。但是过去一年半比较特殊,很多机构也开始在早期重金布局。

  

这二十年来经历了几次浪潮,这几年多家机构开始融几十亿美金基金的状态,其实有一定程度是受到2017年初软银愿景基金的刺激。我们经纬创投则是从2008年的2.5亿美金的规模一直慢慢地涨,我个人没有觉得资金对于我们是大的制约,更多的是认知

  

我们过去十年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投得不错,像陌陌、滴滴、饿了么,有赞;智能制造有理想汽车、小鹏汽车,以及自动驾驶的产业链,像芯片制造芯驰科技,锂电池正极材料研发公司容百科技等;医疗像上市的沛嘉医疗,理邦仪器、健友药业、科美诊断、荣昌生物等等,还有最近刚刚拿到乳腺癌化疗药批准上市的华昊中天、最有可能获批成为全球第一支DNA新冠疫苗的艾棣维欣:赶上在线教育风口的在线教育公司猿辅导;新消费方面的简爱酸奶、自嗨锅、KK集团、野兽派、极米科技、王饱饱等;企业服务/ B2B/交易平台领域的车好多集团、有赞、震坤行、PingCAP、七牛云、树根互联等。

  

我们在前沿领域也有不错的布局,我们有些领域现在还不想对外大张旗鼓地宣传,但是业内其实都知道我们几乎把这个领域赛道上大部分的公司都布局了。另外在人造肉、细胞合成生物等等诸多领域,我们也有很多很早的布局,这个就是源于我上述说的我们用耐心去陪伴带来的良性结果。

  

总体来说,我们也持续保持积极投资的节奏。如果你认为经纬有判断,那么我们投的 A 轮公司你们应该多关注,我自己看了一下清科的数据,去年总共有七千多个被投资项目,一支基金不管是投了一百家还是三百家,在这个市场里占有率也就只有1-2%。所以说我们这个行业真的不只是拼资金,核心是拼认知和对趋势的把握。如果你投了很多公司但投的都不是最杰出的公司,其实并没有用,因为没有任何一个资金池足够把整个市场全覆盖。

  

从经纬自身来讲,我们还是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们最大的担心是跟不上时代、或是对行业认知不够深,这一块是我们内部比较焦虑的事。

  

3

倪正东:经纬创投A轮很强,超级强。以前经纬投资的领域是在互联网,投得很凶做得很好,这四年突然一下子一转身投资硬科技,并且投了很多冷门领域。经纬迅速地找到这些领域,并且能够判断、尽调、决策,这是怎么样做到的?

    

徐传陞:我们其实在2016年,意识到消费互联网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的存量市场。另外,我自己从2005年就开始做医疗投资,也有一些成绩,这个事情的核心是管理合伙人自己要以身作则,勇于探索边际。

  

我们在前沿科技和先进制造领域,在2016年之前并不是强项,但我们最近五年的变化就是——公司的博士和博士后多了很多,加上我们在招非常多的90、95后的优秀年轻人。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就感觉自己真的有点老了,我们招了第一个95后同学,他比我小了好几轮,未来就是我们自己坚决和持续性地赋能年轻人,和能人一起探索。

  

我们现在9个合伙人里面,有4个人是在看前沿技术,有航天航空、材料技术、替代蛋白等方向,我们已经持续关注了多年。我自己在生物医药、先进制造、半导体领域也花了大量的时间。投资没有捷径,就是要自己扎进去深耕。

  

jw202105280201

  

另外我真的觉得不要把自己过去的业绩太当一回事。2017 年开始,我们强烈觉得“卡脖子”问题迟早会面临,生物医药、半导体、航天航空等都会是中国未来十年的大机会,我们基于这个判断在这些方面也花了很多心思,包括几个资深合伙人亲自上阵,从决策到切入一个市场, 都是身先士卒,自己去看和去跟创业者交流,这个效果才会更直观,也更快。

  

4

倪正东:未来的三年,你觉得哪一个领域或者行业是投资界最大的金矿?

    

徐传陞:我自己可能还是花比较多的时间在生物医药,半导体材料等领域。如果说最大的金矿,生物医药在我心里可能更靠前一些。

 

邮箱

press@matrixpartner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