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经纬张颖:我们每分每秒都在思考,如何把1块钱变成10块钱、1000块钱

    经纬张颖:我们每分每秒都在思考,如何把1块钱变成10块钱、1000块钱

    自强则万强。 Read More
  • 经纬徐传陞:那些未被低潮倾覆和打败的,终将站上时代的浪尖

    经纬徐传陞:那些未被低潮倾覆和打败的,终将站上时代的浪尖

      今年是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进入投资行业的第十七个年头——这让他在这些岁月中参与并见证了资本市场的风起云涌、起伏涨落。在这十七年中,他主导投资了百度、滴滴快的、恺英网络、博纳影业、分众传媒等公司的投资。   当一个人的经历足够多又颇有斩获的时候,他习惯于站在某个更高的维度去审视历史周期,徐传陞将过去的 17 年拆分为几个大的阶段:2000 年的工具导向,互联网作为发起效率革命的工具卷入尖端用户;2005 年带宽与 PC 的普及,使得社交网络、在线视频等娱乐导向的平台不断冒头;2010 年,智能手机所引领的移动互联网浪潮,让互联网公司经历了从 PC 到手机的迁徙;2015 年以来则是行业深度改造导向,比如未来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   徐传陞认为,投资人的核心是要拥抱变化。也因此,他一直挺欣赏“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的理念——要有所为也要有所不为,在任何时候都要理性、冷静、有主见、不盲从,提前布局。最近,他在沙丘学院做了一次干货颇多的分享,谈及了对行业的分析、经纬的打法等等。以下,Enjoy:   来源 / 沙丘投资实验室(ID:kuaitou2015)     十七八年前,大家进入投资圈,其实很多人是误打误撞的。1999 年第一波互联网浪潮兴起的时候,我在 IBM 软件部管理着 200 多个人。我觉得互联网好像一切以免费为主,是非常带动眼球的。那时我年轻又是学计算机的,觉得互联网浪潮非常有意思,就开始跟人交流。在 2000 年,我进入了早期风险投资行业。   一 . 误打误撞进入创投行业 在互联网泡沫时期融到第一笔资金   2000 年 2 月,我加入了一家 VC 开始学习如何做一个投资人;然后,互联网泡沫在 2000 年 3 月 18 号破了,当时感觉非常悲催的。在市场崩盘的时候去融资是你一生最痛苦的体验,我们吃了种种闭门羹。从 2000 年 3、4 月份我就跟另外两个合伙人到处融钱,用了大概十个月的时间,最终非常辛苦地融了三千三百万美金。   今天回想起来在那个时段能融到三千三百万美金真不容易,其中有一千万美金是新加坡政府的科技引导基金,因为相信我们所以就投了一点钱。然后上海市政府当时想跟新加坡政府合作,所以也投了一些人民币给我们,于是我们当时就成了上海第一个中外合资基金。我们在 2000 年底的时候,在市场上是非常少数的有钱人。 在 2001 年、2002 年,我们大概投了三、四家公司,每家投了一两百万美金,在当时是挺大的一笔资金。我自己投的前三家公司,发展都是极其痛苦的。这几家公司的业务方向是针对企业的软件和服务模式,这样子的业务回头来看在中国其实是属于做得太早了。2002 年底,我开始开窍了,关注了一些搜索、互联网商业模式等行业。所以在 2003 年的时候,就参与投资了百度的 B 轮和阿里巴巴的 C 轮。 那个时候,我们跟今天在中国做到“大成”的创始人们有非常多直接的交流和对话,比如和李彦宏讨论互联网的商业模式。这对于我们最早开始做 VC 的这帮人来说,也有很多启发。当你对行业有一个敏锐度的时候,是可以看到一些机会的。从 2003 年开始,我在市场上摸索了两年多之后,开始进入一个比较顺利的阶段。我们基金陆陆续续投了百度、阿里巴巴,然后投了分众,瑞声科技的 A 轮. “做投资要选好自己的跑道,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一直觉得做投资并不是说投资人有多牛,而是说商业契机来临的时候,你有没有足够好的眼光和运气搭上顺风车。2005 年我们投了几家好公司,包括阿里巴巴、百度、瑞声科技,还有分众传媒,四家公司全都上市了。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钝悟”的人,学东西比较慢,但比较坚持。一路走来,我觉得在投资方向的选择上很幸运,碰到了一些好的机会。这一系列公司的退出,让我感觉到自己开始明白投资的一些窍门,至少我给投资人的回报还是非常不错的。 做投资我自己一直秉承的观念,就是在每个要投的行业里面,你必须深刻地去了解机会是什么。很核心的一点就是选好自己的跑道,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因为我们每个人的精力都有限,所以还是要选好自己的战场。 从 2000 年的第一支基金现在陆陆续续做下来,如果两三年一个周期,我大概管了七八只基金了。因为我也管团队,我在内部的说法就是,作为早期的投资人,如果我们基金低于三倍净回报就是耻辱。基金投资能回三倍其实非常不容易,但我们做得不错。 那动力是什么? 我认为做投资人是一个非常愉快的事情。投资是个非常阳光的行业,我们每天跟创始人聊梦想,怎么去改变这个世界的格局——这个是我做投资人非常强的内在动力。当然,每个人的内在驱动都不一样,赚钱对有些人来说也是很大的动力。 做 VC 的快乐感是非常强的,像我们去年投的 ofo小黄车、之前投的滴滴快的,他们都在尝试以及正在改变行业的一些格局,非常有意思。跟这些创始人的交流和沟通,会让你的整个思维还有人生观一直处于非常亢奋、非常有意思的状态。 “基金管理也是一门生意,提早布局给被投企业多一点空间。   2000 年,我进入投资行业一个月就遇到低潮期了,身边很多公司开始血淋淋的崩盘,所以我的感受可能比大部分人的认知更深刻。因为如果你在 2000 年的下半年进入投资跟创业真是非常痛苦,所有的公司都说没钱了,没有任何投资人愿意再加码了;纳斯达克崩盘了,市值跌了一半,国内也不可能有 IPO…… 在那种情况下,你完全没有公开的交易市场,包括一级市场也融不到资。今天的阿里巴巴是个 2000 亿美金的公司,但当年他们在 2000年 底的时候也遇到资金短缺,大家都是苦过来的,所以这种低谷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我一直觉得资本行业的小周期也挺明显的,过去十八年大概也经过四波的高峰低谷:1996 到 2000 年这四年太嗨了,那 2000 年到 2003 年这三年就完全在消化这个市场的各种问题;然后 2003 年底开始慢慢复苏。其实整个互联网的大格局一直都是在变动中往前走,资金断裂只是中间的一些小插曲,资本行业整体的容量还是很大的。 投资基金管理也是一门生意,真正融到钱的人最终都是要投资的。一个早期投资机构想要持续发展,一定要能提前发现和抢到潜力领域、项目。行业里面确实也会有一些跟风,所以我们选择低调做事。现在经纬做投资几乎都不做任何战略战术的 PR 了,传递更多的都是基金层面的核心价值观。   做投资其实是比较孤独的,真正在早期投资能获得成功的人其实都需要具备独立思维,提早布局、给投过的企业多一两年的空间。当然要这么去做有时候也比较反人性,因为毕竟你投资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公司,憋着一两年不说也挺苦的。   二 . 经纬中国的投资策略   2000 年到 2007 年我在华盈创投,当时是联合创始人。经纬美国本身是 1977 年成立的,所以今年是 40 周年,也是非常低调的一个 VC,风格非常务实。他们在 2005 年开始关注中国寻找合作的机会,然后张颖、邵亦波和我决定一起去做经纬中国。   2007 年秋季 iPhone 刚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不看好的,觉得移动应用是个很虚的概念。我们几个合伙人在一起商讨,觉得是不是整个所谓的 PC 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要不要专注于投移动互联网。所以随后我们在人才的格局上做了一个比较大的改变,去找了非常多做互联网产品的年轻人来加入。   从 2010 年到 2014 年,我们看了各种基于移动互联网的项目,大概投了 30 多家这个领域的公司。 2011 年投了陌陌,2012 年底我们投了饿了么,2013 年我们投了快的,从 2009 年到 2014 年我们投了大部分头部优质的移动公司,这也奠定了经纬的品牌。经纬开始成立时就是要做一个不太一样的 VC:第一,独立思维,不随波逐流;第二,一切以创业者为主。当你跟创始人有冲突的时候,你是不是以他为主,我觉得说起来很容易做出来非常难。   “风险投资的核心是拥抱变化。   其实做 VC 跟价值投资并不冲突,我们的核心是拥抱变化。作为早期的 VC,变化一定是最核心的。互联网大概每五年有个迭代的周期,2000 年可能是个工具导向, 2005 年是娱乐导向,2010 年是移动无线的元年,然后 2015 年是行业深度改造导向。 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我可以简单讲一些例子,比如单车,其实单车需求一直是存在的,麦肯锡做过调查,每天中国有三亿次的单车出行需求,可是为什么去年才开始爆火?一个核心因素就是过去单车是没有智能的。如果一个完全智能化的单车,你扫一个码能启动,能支付、又能定位、又能分发,它实际上就完成了闭环。同时,在互联网行业,永远都有竞争,这种态势也要求我们要有拥抱变化的心态。   2015 年,随着行业深度改造导向,我们看到各种行业,其实刚刚过了中场休息,正在进入下半场。未来三五年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都是互联网跟移动互联网改革的下半场。现在 BAT 以及大的公司都在推动大量的人工智能跟智能学习,其实就是要抢占下半场的空间。所以,改造导向应该是未来五到七年一个很核心的、各个行业里面的一个变革。   “创始人影响着基金风格,在“风起”之前抓住机会布局。   我们做很多事情都喜欢早于行业一两年去布局,而且我们也耐得住寂寞,很多时候都是静悄悄地在做投资。2015 年是中国企业服务领域投资元年,这句话是经纬最早提出的。其实 2013 年初开始,经纬就开始做企业服务的系统布局,那个时候没有太多 VC 在关注这块创业机会;在 2015 年我们开始讲投资企业服务的时候,我们已经投了二十多家公司。 因为随着我们的布局和持续验证,我们发现,在一二线城市,人力成本越来越高IT成本越来越低,这与之前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企业主也有动力开始用 IT 以及各种应用软件来提高企业效率。做早期投资必须在变革中去寻求一些创新的机会。   “投资就是投人,创业者要有开放的思维。   我看了这么多早期企业创始人,发现真是什么性格都有,风格非常不一样。 我觉得几个核心,一个是非常具有开放思维。我非常喜欢这种创始人,就是在沟通的时候他本身有很强的主见,当你跟他提出一些建议的时候,他会去深思熟虑,吸取各个产业的观点跟知识面,考虑之后,决定同意或者不同意你的观点。在创业这种非常多变化的环境里面,需要执着,也需要一些变通性,因时而变。 创业者、创业家其实都是最有勇气的人,妥协的勇气也是一个大局观。当年傅盛是猎豹大股东,猎豹与金山毒霸合并以后,他变成小股东,这对创始人来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选择,可是它可以加速猎豹的发展。他思考了很久,最终选择了走这条路。 找到一个独角兽的创始人真的是万里挑一的过程,是非常不容易的。   经纬中国投资案例分享 2008 年的时候,海外的电影市场已经是夕阳产业了。为什么我们会投博纳电影,我也是在寻找一个潜在的机会。当时中国只有 4000 块大银幕,看电影是个非常贵的事情,每个人一次要一百多块钱。当时行业里像中影、大唐都是以国企公司为主,我们觉得这个机会好像挺有意思的。于冬是北影毕业的,科班出身,他觉得中国应该有自己的六大、八大电影公司,我们相信了他的眼界跟愿景。当时我自己的推测是可能十年之后,中国能从 4000 块变成一万块银幕。我觉得机会还是不错的,所以就投了早期的这一轮。 其实我也没想到 2016 年在中国会超过四万多块银幕,比我自己预期大了四五倍的市场。所谓的发展,如果赌对人和趋势的时候,行业发展比你想象中要快得多,而且中间能带出一批公司,尤其是头部的公司。通过所谓的新经济还有技术的推动,使得整个市场的影响力更大。 我们实际上并不是第一轮投滴滴的投资方,当时我们投了快的 A 轮。这两个团队其实基因非常不一样,滴滴很重运营,因为他们是阿里系,有非常强的运营地推;快的本身是做产品起家的,2013、2014 年他们推出这个应用的时候口碑非常好,大家觉得产品什么都做得非常好。我也参与了后来合并的谈判,两家以近乎对等的方式合在一起,合并后滴滴发展非常好。     三 . 如何打造极具战斗力的投资团队 每一家基金,它本身有自己的一个文化跟底蕴,经纬在业界属于大部队的打法,整个投资团队有 30 多个人。我们想要在所有的行业里面都找到最优秀的公司,我们现在有七个合伙人,对特定领域有专注也有交叉,包括交易平台、企业服务、互联网金融、移动医疗、新技术、文化社区、消费升级、教育等。我们的打法有点像是组建了一个五到六人的特工队,每支队伍有一两个资深的合伙人带队。 好对于搭建投资团队,清华北大的同学在我们这里占的比例不大,我们比较倾向于找有情商以及足够智商,非常玩命努力的年轻人,然后给他们非常多的空间。我们的分析师都是第一时间出去跟创始人去交流的,有很大的自主空间。 投资一直有很多争议性,年轻人是不是应该做投资,能不能做好投资?投资是一个跟人性打交道,看局势看趋势看变革,对产品要了解,一个年轻人是不是有足够的能力 hold 得住?这个争议一直是存在的,只能说从经纬过去十年的经验,我们相信年轻人是可以做投资的。他们需要引导,做早期投资是个学徒制,从完全不懂到刚刚懂些皮毛到懂得投资,这个积累需要时间也非常辛苦。 我们对团队的要求是挺严苛的,不只要投好,而且要投到最好,而且在你的领域里你一定要超前。经纬的整个文化就是追求卓越,以服务创始人为先,自身又要勤奋努力。 我们会有持续的回访机制,对一些我们没有投资的项目保持追踪。同时,我们也会不断给同事压力,为什么有些公司你没见过?这促使整个团队更有战斗力和活力。 我看到优秀的年轻投资同事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在即使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他还能坚持自己的观点,并且能够去推动一个正确的投资决定。这个特性是可遇不可求的。 做早期投资,还是要多学习、多读书。不管你选择哪一个行业,你都应该尽可能地在自己的领域里面做到多读书,多跟人家交流。不要闭门造车,也需要建立综合的学科知识体系,也要跟身边有多学科背景的人多交流。 尤其是你在接触自己不熟悉的行业时,你花三到五天时间做一些背景了解,然后能够找到行业里最优秀的人才去交流、去学习。我觉得学习对我来讲是个快乐的事情,这个对早期投资人应该是比较重要的。     四 . 沙丘 Ask   沙丘学员:近一年,您的工作状态有什么变化吗?   徐传陞:最近一年多,我可能更多时间是在帮年轻同事看行业。投资行业其实是一个带的过程,一种交流的过程。很多项目我会带着他们看,我们合伙人很愿意带年轻团队。我们也没有幕后将军,每个人都要扛枪往前冲。   沙丘学员:常听人说投资人有一种焦虑和敏感,您有吗?   徐传陞:我觉得焦虑是非常正常的,我的焦虑可能就是在每一次变革的三到五年的周期里,我能不能找到一个行业里面最好的公司,过去五六年,虽然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投的很好,投了好几家几十亿美金的公司,可是我们也有错过。我非常敬畏投资行业,一直到今天我都比较战战兢兢——“我是不是真的在一些事情上参透了?”   沙丘学员:现在的社会有太多的商业机会和诱惑,选择不做比选择做更难,您是如何选择的呢?   徐传陞:因为我们是做早期创投的,所以这个事情还是要看个人的修为。做基金管理跟投资也是一门生意, 我们几个人还是比较明确的,我们追求的就是早中期的投资,寻求从 0 到 1 到 5 的这种过程,这是我们选择的战场。每个人要思考自己的长处和自己真正要选择的路,当然诱惑非常多,还是要看自己的定力定性。   沙丘学员:您怎么看待人工智能领域?   徐传陞:人工智能这一块,最近一年炒得比较热。人工智能领域我们是比较感兴趣的,倾向于场景化的改造。我讲了两个简单的场景。 比如说我们投了一家公司叫图玛深维,它是做医学影像肺癌靶点的早期检测。图像识别是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最有优势的地方,肺部检测其实完全是能人工智能化的,通过深度学习帮助医生更早地去发现问题。 另外我们也投了一家公司叫深醒科技,它主要是提供动态的视觉识别。当你走路的时候,有多个像头能通过你的脸部的特征来拍摄。现在已经发现可以通过几个矩阵的镜头,尤其是在高流量的地方能很快对比,并在动态的影像识别里面抓出一个特点。这也是人工智能跟深度学习的一个配合。   沙丘学员:您认为国内产业升级领域未来投资的机遇在哪,又会有哪些细分的创业机会?   徐传陞:你可以想想自己碰到的一些痛点,其实每个行业都有很大的改进空间,都存在一些投资机会。最难判断的是,在这些领域里面是不是存在一个能持之以恒企业型的投资机会,就是它能演变成一个大的、有价值的公司。 现在我们在探索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这些高大上的名词的时候,我们更关注的是五年七年之后,是不是会有些创始人能比别人更早地看到一些机会,去把自己的创业公司给做大,然后我们作为投资人能在早期的时候投到这些公司。 我们对中国的未来还是非常充满信心的。中国在进入未来的 2020 年,从小康到整个中产阶级的崛起再到消费升级,有很多潜在的机会,我们希望能抓住和把握好未来诞生的这些优质创业公司。 Read More
  • 我们跟邵亦波聊了聊他的爱与恐惧

    我们跟邵亦波聊了聊他的爱与恐惧

    日前,邵亦波接受了36氪、第一财经周刊等媒体的采访,他回答了以下一些问题,我们整理如下,Enjoy: 很多时候,在找男女朋友甚至结婚时,我们爱上的是对方的一个壳——从小到大父母喜欢你做什么,你就慢慢的开始做;你还要满足社会对你的期望,要保护自己,各种需求造出一个“壳”。   每个人都是这样,为了迎合父母与社会的要求、为了保护自己,慢慢的把真正的自己隐藏起来,造出一个壳来。 而长大后,我们忘记了最初的自我,以为这个壳即是自己了,然后花费无数精力去维护这个壳。   很多时候恋爱不是两个灵魂真的在交往,而是两个壳在交往,这样的婚姻比较难以幸福和长久。    我的运气好,在我碰到我老婆时,不知道为什么把真实的我表现给她了,她也把真实的她表现给我了,我们爱上的对方大部分是真实的。随着年龄阅历增长,我觉得我越来越真实,她也越来越真实,我们互相的连接就越来越深。这是我人生最大的福气。 像很多创业公司一样,我们经纬在摸索自己的一条路。我们做了一些创新:比如我们最先开始招没有投资经验,但有很强行业经验的人来经纬做投资;我们建了非常强大的投后团队;我们最早开始做细分,强力专注于无线等等。   但团队内部也有反思,比如说我们错过京东,是我们判断的大失误。在估值5000万美金时,确实风险不小;但是对项目成功以后的体量,当时估计不足。   所以,后来轮到投资快的打车的时候,我们就没犯同样的错误。合并后,David Su是两边代表早期投资人的唯一董事。当时投快的的时候风险很大,他们是第二名,业务规模大概是滴滴的一小半,融资金额更小,很多人不敢投。但是我们很喜欢快的团队,很喜欢他们的为人和做事风格,虽然说风险很大,但是我们觉得还是值得去做。   上周和Dexter吃饭时,他说当时他听说我在内部说了一句话:这样的公司我们不投,我们还做什么VC?他提了我才想起来似乎有这件事。到现在为止,经纬失败的案例很少,8年历史,投了300多家公司,到现在,真正失败关门的公司10%左右。我觉得这个比例太小了,我们还不够冒风险,不够专注博大的。   美国的成功企业家,很多比较有理想。像是早期的 Rockefeller 洛克菲勒与Carnigie Mellon 卡内基梅隆都是很好的例子。他们致富以后,往往就开始捐钱,帮助社会、人类,过世之前更是把几乎所有的钱放在慈善基金的。19世纪最大的资本家是Andrew Carnegie,他在1889年写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Gospel of Wealth》,阐述了他对财富和慈善的看法,影响了很多人,包括Warren Buffet(戳“阅读原文”可以访问该文)。   现在硅谷的特点是企业家成功的更早,致富的年纪更轻。硅谷的很多企业家不单单想把企业做好,还同时想对社会或人类有所贡献。而且他们不等死了以后才把钱捐出来。他们想有生之年就看到自己的国家或是这个世界因为他们的财富变得更美好,所以他们早早就成立基金会,开始大量的把钱捐到他们觉得需要帮助的方面,像是教育、贫富不均的问题、环境保护等等。   其实他们这样做,除了是有理想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不觉得把钱留给下一代,对小孩是有利的事。他们觉得小孩子不劳而获,不需要努力就拥有大量财富,最后自己反而不快乐!美国有些研究就发现,有钱人家小孩得忧郁症的比例比较高。所以硅谷很多成功企业家,很早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当然,不是所有的富豪都淮备把钱都全部捐掉,但是确实很多人都在往这方面去思考。  硅谷的创新能力是很惊人的。目前,我最感兴趣的是AI。跟20多年前AI在学术界的第一轮兴起不一样,这次AI的复兴基于神经网络(neural nets),围绕着数据,在企业里而不是在学术界。比如Google基本已成为一个以AI为中心的公司,所有的产品 – 搜索,YouTube,广告,email – 都在围绕着AI重新构想。搜索的负责人今年换成了John Giannandrea。John之前是Google MachineLearning的负责人。我的预测是在5年内machine learning会成为所有互联网公司的标配,像当初无线互联网一样。   记得在六年前,我们给经纬投资的所有创始人,尤其是有一定规模的公司,说固网向无线网的大规模转移开始了,谁不重视,谁就给新的小公司创造颠覆的机会。现在针对AI说这句话可能还太早,但我看到海水在远处涌起,海啸已经不远了。   互联网是新兴服务业,和消费挂钩,我继续看好。另外,在企业服务这一块,也有很多机会。正因为野蛮生长时期过了,需要精细运营,企业对各种管理软件和工具的要求会飞速提高。之前,大家比拼谁能融资和圈地本事大,将来,大家会更多比拼谁能提高管理水平和效率。 中国整个企业服务行业,除了我刚才提到的大环境,我觉得还有特别的契机。中国很多企业会弯道超车,从excel直接转成SAAS,跳过传统企业软件,直接就是由云端来实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趋势,而且在中国的发展速度出乎我们的意料 。在麦老板(注:左凌烨)的领导下,我们投资了40多家企业服务公司,在这方面做了很好地布局。而且企业不同领域有很多共通之处,我们投资的这40多家公司分享经验,互帮互助有很好的效果。   我们觉得互联网会继续深入经济,改造各个行业。各种服务业(包括金融),b to b的各个行业,还有很大的机会。需要对这些行业有深入了解,又有对新生事物有极强的敏感度和学习能力的创业者。娱乐,新文化日新月异,有很多新模式,我年纪太大了看不懂了,还好我们有华东和丛真两位年轻的合伙人在领导。 就像刚才说的,新文化这方面我不是很懂。不过任何文化产品和服务都是在满足人类的情爱需求。 比如对于网红主播来说,他们可能原来在现实社会里是默默无闻的人,但是在直播平台上,他们可以更有存在感;对于打赏的人来说,在现实社会里你是没有这么简单的方式去获得一个“名人”给你的肯定的,但在直播平台它可以,你花几块钱买一个道具,对方就会谢谢你。   双方都得到肯定,而得到别人肯定是大多数最基本的愿望。其实中国社会里各个大佬,名人,他们拼搏,牺牲,去积累他们已经用不掉的财富,多少就是为了要别人的肯定?所以直播和网红有底层的驱动力,不火都不行。   很多模式的爆发源于解决了人的一些很基本的诉求;但要想走得更远,则永远都需要去探讨赋予它更高层次、以及更丰富的内涵。我希望网红和直播也是这样,能够做得更深。   这和个人的成长一样。初期的努力,是为了解决基本诉求:吃得饱,穿的暖,住的好。但如果这些需求已经被满足后,还是惯性、机械式地跟以前做同样事情的话就可惜了。 因为创业在这方面的经验,我个人比较喜欢交易平台。交易平台如果定义得比较广的话囊括了很多的东西,比如我们投资的猎聘,就是交易平台,有人要找工作,有工作要找人,双方要搭配,或者我们投的滴滴快的,也是有需方和供方,或者是e袋洗,以及很多O2O的项目,包括饿了么。广义地来看,会有一些共性来帮助我们做投资决定。SKU越多,买家卖家越分散,从同一个卖家重复购买越少,交易平台的特性就越明显。   David Su投的滴滴快的就是很有趣的一个例子,滴滴快的看起来只有一个SKU,就是车,而一个SKU是做不了交易平台的。但是它的SKU其实是无限的,是随时随地用车:在五分钟之内,在这个地点,我要一辆车。滴滴快的SKU不是一个,而是无数个。买家卖家都极其分散,而且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卖家。所以滴滴和快的能够这么快的发展,这么凶的拼搏,是因为他们交易平台特征太明显了。交易平台的特性特别鲜明的话,竞争也会越激烈。外卖也是一样。   硅谷这里大多数,尤其是成功人士,相信科技和发展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不管是贫穷、人与人之间的纷争、环境、甚至人的快乐,都可以用科技来解决,而且只能用科技来解决。实在不行我们可以用科技帮我们逃到火星去重新开始。而我的感觉是,科技发展了这么多,其实人类的幸福感并没有增加。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能在变坏。有个研究,发现facebook上“朋友“多的人,在现实生活中越没有真正可以交心的朋友。   有的新科技是反而很可怕的。核子弹很可怕,但制造很不容易,而且它是不会生出小核弹来的 。而现在有几个科技:基因工程、纳米技术、AI,它们有可能会自己再生长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人类需要自省,内观,了解我们到底要什么,这样才有可能把握好方向。   如果我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那就不可能得到自己要的东西。这句话听上去是废话,但很有意思。内观需要每个人自己从自己做起。   我希望我能静如处女,动如脱兔。哈哈,我的意思是我能心态平和,待人如待己,没有焦虑,远离恐惧。但做事我能有热情,冲劲,充分发挥我的才能,做一些对世界有意义的事。我很感激老天爷,给了我这个脑袋,给了我这些机会,给了我这个家庭。我希望这辈子不要把这些浪费了。   我从前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假设,就是需要等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才开始做慈善,捐大量的钱,因为作为前提我需要这样一个数量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得到别人的肯定(和网红一样,哈哈)。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最近这几个月,我突然发现没有了这种想法。现在就去捐吧,还等什么?就用做这个钱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不用等了。     Read More
  • ofo小黄车完成超7亿美元E轮融资

    ofo小黄车完成超7亿美元E轮融资

    “经纬系公司”ofo小黄车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本轮融资由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出行和DST持续跟投。由此,ofo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融资总额行业第一,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共享单车平台。 自2015年6月在全球率先启动以来,ofo小黄车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覆盖最广、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共享单车平台,连接超650万辆共享单车,日订单超2500万,为全球5个国家超150座城市上亿用户提供了超20亿次高效便捷、绿色低碳的出行服务。 ofo小黄车创始人兼CEO戴威表示:“ofo小黄车致力于为全球用户提供便捷、高效、绿色、健康的出行服务,今后我们将进一步带动用户体验升级,加速推进国内外战略布局,继续引领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我们的愿景是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让ofo成为全球通用语言。” 阿里巴巴作为本轮的联合领投方,十分看好ofo未来的发展前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表示:“ofo小黄车重新定义了短途出行方式,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低碳生活的行列,向社会传递出真正的正向价值。阿里十分认可ofo的行业领导者地位以及开放平台战略,我们很高兴能与ofo展开更加深入的合作,一起解锁行业更大的潜能。” 弘毅投资董事长、CEO赵令欢表示:“弘毅投资非常看好ofo小黄车的战略、创新能力及团队执行力,相信我们将共同打造共享经济领域的领袖级企业。” 滴滴出行方面表示,滴滴与ofo小黄车有许多共性理念,都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共享经济”的受益者和践行者。滴滴对ofo管理团队清晰的战略和执行能力深具信心。 2017年底,ofo小黄车计划投放2000万辆车,服务全球200个城市,进入20个国家和地区。日前,ofo联合中国电信、华为研发的全球首款共享单车NB-IoT“物联网智能锁”已正式应用,ofo也成为全球物联网技术率先广泛商用的企业。未来,ofo将以小黄车为起点,通过物联网的实践连接一切可以连接的资源,并打造一个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物联网为载体的生态闭环。 Read More
  • 瓜子二手车获超4亿美元B轮融资

    瓜子二手车获超4亿美元B轮融资

    2017年6月15 日,中国最大的二手车平台瓜子二手车直卖网宣布,已经获得了 B 轮超 4 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 H CAPITAL、招银电信新趋势股权投资基金、首钢基金旗下京西创投、Dragoneer Investment Group 等;老股东经纬创投、红杉资本、蓝驰创投、山行资本等持续跟投并追加投资。泰合资本担任本次交易的独家财务顾问。瓜子二手车本轮融资创下二手车领域 B 轮融资规模之最。2016 年 9 月瓜子二手车完成超 2.5 亿美金融资,同样是二手车领域最大 A 轮融资。 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于 2015年 9月27日正式上线,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的二手车平台,连续创造了个人车源量、城市覆盖量、品牌力、流量、成交量等行业内多项第一。最新数据显示,2017 年 3 月,瓜子二手车北京、上海、重庆、成都、深圳、武汉、广州等城市纷纷实现交易额过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过亿元交易额城市数量翻倍增长。瓜子自营金融渗透率在主流城市达到 20% 以上。效率方面,截至 3 月底,瓜子二手车实现了上架 3 台成交 1 台的转化率,多个城市可达到上架 2 台成交 1 台。 发布会上,瓜子二手车直卖网 CEO 杨浩涌表示:经过一年多的高速发展,瓜子二手车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规模效应的积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积累了一定的行业经验、建立了推动行业革新的 AI 大数据能力,更重要的是搭建了一支有战斗实力的团队。我们已经做好了进入瓜子 2.0 新阶段的准备,这一阶段的战略目标是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的车相关的产品和优质的服务体验。此轮融资将主要用在布局新业务、产品服务升级、品牌打造、团队及人才培养等方面。 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表示,当下的二手车行业角逐激烈,这要求创业公司要足够凶悍,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规模壁垒,才能跑赢对手。瓜子作为一家新锐企业,其发展速度非常让人兴奋。瓜子以凶悍的团队风格快速建立用户品牌认知,在技术层面积极投入,严谨布局线下数千人团队和管理,我们非常看好瓜子未来的发展。 作为行业后进者,瓜子二手车以最快的速度超越所有玩家,稳居行业第一。据第三方权威数据机构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在 PC 月度覆盖数据层面,截止到目前,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与第二名差距接近 3 倍。3 月瓜子二手车直卖网 APP 月度独立设备数增加至 416 万台,持续 10 个月保持了汽车电商品类中排名第一的位置,并与第二名的差距从 2016 年的 2 倍逐渐拉大到 3 倍领先。 “瓜子二手车将始终致力于通过商业数据洞悉消费者行为驱动业务创新升级。”杨浩涌说,“深度改造传统行业,需要两条腿快跑,依托线上技术能力 + 线下团队能力。”瓜子二手车依托 350 万车辆信息及超过 2 亿车主和潜在买家的基因库,建立了强大的基于大数据和智能算法的“瓜子大脑”,以此来构建瓜子积木式创新的核心壁垒,目前已经应用到获客效率提升,估价和残值预估,成交概率预估,车源个性化匹配,金融、延保保险服务等各个环节中。过去的一年时间里,瓜子二手车打造了一支强大的超过 6000 人的线下团队,实现了全国 30 个省市、200+ 个城市的服务覆盖。瓜子二手车已经在二手车交易各个环节取得了诸多突破性进展,全面提升了平台交易效率,得到用户和行业的高度认可。 Read More
  • 找钢网完成超5亿元融资

    找钢网完成超5亿元融资

    7 月 4 日,“经纬系公司”找钢网宣布完成超 5 亿元新一轮融资。此轮融资由原股东华兴私募股权基金、京西创投领投;中俄投资基金进行战略性股权投资,这也是国家主权投资基金第一次进入中国 B2B 行业。找钢网曾于 2013 年 1 月获经纬中国和险峰华兴数千万元 B 轮投资;随后完成的 C 轮及 D 轮融资,经纬中国均继续跟进。 自 2012 年成立以来,找钢网始终致力于打造全产业链电商模式。截至目前,找钢网已发展成为国内领先的全产业链钢铁电商平台以及产业互联网行业标杆企业,业务涵盖仓储加工服务、第四方物流平台、国际电商等众多领域。其中,找钢网国际化业务正式启航于 2015 年,按照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积极部署海外市场,目前已在韩国、越南、泰国、菲律宾、新加坡、阿联酋等国家设立了分部,非洲坦桑尼亚已在市场调研阶段。此次中俄投资基金入股找钢网,有望为找钢网的国际化业务发展注入强大动力,为中国钢铁“走出去”提供强力支持。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Portfolio companies